罗兰·巴特|情人的低语:坚持和真理

原标题:罗兰·巴特|情人的话:坚持和真理

(罗兰·巴特著/王金曜、吴佩蓉译/上海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

持久性:

肯定——恋人们坚持肯定爱情的价值

一个

尽管我的爱情经历并不顺利,尽管它给我带来了痛苦、忧虑和绝望,尽管我想早点离开,但我仍然深深相信爱情在我心中的价值。我听过人们试图通过各种方式和手段淡化、遏制和消除——简单地说——对爱情的贬低,但我仍然拒绝放弃:“我理解,我理解,但我仍然想……”在我看来,轻视爱情只是一个蒙昧主义的概念,一场贪婪利益的闹剧。

在这方面,我想指出真正的价值,并充分肯定爱情中那些有价值的东西。爱情中所谓的“行不通”的因素算不了什么。

这种坚持是爱的表现。在人们谈论幻想爱情、更聪明的爱情和不变的爱情的各种“秘密”噪音中,可以听到一个更持久的声音:这是持久情人的声音。

这个世界总是把一切都归因于非此即彼的选择,成功或失败,胜利或失败。

我只是不相信这一点,我有我的逻辑:我快乐和悲伤,同时,两者都对彼此叛逆;“成功”或“失败”对我来说纯粹是偶然或暂时的(既不会减轻我的痛苦,也不会增加我的快乐);我做的事情没有仔细计划。我接受或肯定的完全超出了成功或失败的水平。我不做最后的决定,我的态度是顺其自然(例如,当我说这些话的时候,我让各种各样的图像出现,就像扔很多次骰子一样。

我在爱情的过程中被打败了(事实就是如此)。最后,我既不是征服者,也不是被征服的人:我只是一个悲剧人物。

今天早上,我应该写一封“紧急”信——一件重要事情的成败取决于这封信。但是我写了一封情书——没有寄出。

展开全文

我愿意抛开肮脏世界强加给我的所有违背我意愿的琐碎事情、规则和行为。为了做一些无用的事情,我履行一项光荣的职责:爱人的职责。虽然这样的事情不合理,但我非常小心,不敢忽视它们。

爱情展示了我的潜力。

我做的每件事都有一定的意义(所以我可以不叹息地生活)。这个意义是不确定的,它是我力量的意义。

我日常生活中消极的一面,我情绪的起伏,如痛苦、内疚、抑郁等。都被翻了。与艾伯特的陈词滥调相比,维克多觉得把自己的感觉记在心里并不是一件坏事。

我在文学的影响下长大。当我开口说话时,我忍不住要使用那套旧规则,但我有自己独特的力量,相信自己的世界观。

在基督教西方,仍然有一个规则,即“解释者”是权力来源的转移(用尼采的话说,犹太教的伟大牧师)。

然而,爱的力量不能转移,也不能通过翻译来传递。它是完整的,总是浓缩在最初的语言水平上,并且像附身一样持久和坚定。这里的主角不是牧师,而是情人。

爱情有两种说法。

首先,爱人遇到了合适的人,并立即做出肯定(心理状态表现出痴迷、兴奋、易怒和对美好前景的幻想):肯定一切(盲目的行为)。

然后有一个秘密在隧道里摸索着:最初的肯定总是被怀疑所侵蚀,而对方的批评不断威胁着爱情的价值。

在这段时间里;感到沮丧,充满怨恨,衣服越来越宽。

但我确信我能走出这个隧道。我可以“生存”,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起初,我现在确定的是最初的肯定本身,而不是一回事。我完全相信我们的第一次相遇。

但这是有区别的。

我希望旧爱会回来,而不是重复。我对彼此说(过去和现在的恋人):让我们重新开始!

真:

当恋人们考虑他的爱时,他们会有一些“真实的感觉”。这里所谓的真理指的是所有与之相关的言语插曲或片段。情侣们认为他们是唯一能够“实事求是”对待情侣的人。他相信自己愿望的特殊性是现实,他不会在这方面让步。

一个

对方是我的知识和财富,只有我认识他,我让他活在现实中。除了我,没有人能理解:“我不明白别人怎么能爱她,他们怎么有权利爱她。因为我是如此的爱她,所以除了她,我不知道,不知道,也没有别的东西。”另一方面,我也是被另一方创造的:和另一方在一起,我感觉到了“我自己”我比那些忽视我这个特点的人更了解自己:我是一个爱人。

(盲目的爱:这不是真的。爱会让你睁开眼睛,看得更清楚:我对你有绝对的了解。例如,秘书和老板之间的关系:是的,你可以随意控制我,但我知道你喜欢我。)

这是同样的逆转:人们认为的“客观”对我来说是人为的,而人们认为的疯狂、幻想和谬误对我来说是真实的。

奇怪的是,真正的感觉是在诱饵的最深处。

诱饵已经褪去伪装,变得如此纯净,就像天然金属一样,没有什么能让它变质:它不能被摧毁。

维克多决定自杀:“当我给你写这些话时,我很平静,没有任何浪漫的激情。”转移:真相不是真相,但与诱饵的关系变得真实。如果我想掌握真相,我只需要坚持我自己的观点:当诱饵被毫无限制地确定下来,不管发生什么,它都会成为事实。(在爱欲中,难道没有一点真实吗...真的吗?)

真理或许指的是这一点:一旦一个人被从他的生活中带走,他(它)除了死亡之外不会留下任何痕迹(正如人们常说的:这一天真的不算太多)。

因此,高冷的名字可以延长:他的名字是埃默思;去掉首字母,改成“他死了”。

或者:真理,也许,指的是应该在幻觉中延迟的东西,但决不是否认、损坏或出售的。不可压缩的部分,也就是我死前一直想知道的东西(或者换句话说:“那我就不知道了...等等。直到我死去。”)

事实:这不是重点。

一个和尚问赵周:“代表真理的唯一决定性的词是什么?”(……)大师回答说:“是的。”我不认为这个答案表达了一些共同的观点。关于一般承诺的所谓模糊先入之见是关于真正的哲学奥秘。

我的理解是,主人用副词回答代词,用“是”以奇怪的方式回答“什么”,这实际上是回答不相关的问题或不切题。这是聋子的答案,就像他回答另一个和尚的问题一样:后者问他,“据说万物可以统一,那么一个人属于什么?”赵周回答说:“我在秦国的时候,有人给我做了一件7公斤重的袍子。”

摘自|罗兰·巴特的《情人的低语:结构主义文本》

资料来源:互联网

这篇文章是为北京大学的公众传播而转载的。

版权属于作者。

编者|柴巧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负责任的编辑: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

上彩票登陆澳博彩票登陆网址007彩票平台登陆金富豪彩票注册登陆成功彩票是真的吗星和彩票网站登陆333彩是骗人的吗神算子彩票苹果版